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作品錄】李寬池|全才型陶藝作家

上釉方式捨棄工廠產品機器噴釉方以淋繪彩釉讓放縱自由的情感傾瀉

老師特愛用的上釉方式是盪釉揮灑淋吹動,結合繪畫的自動性技巧,茶碗在老師心中像是一塊畫布,
捨棄工廠為求產品一致穩定的機器噴釉方式,全因喜歡孤品,以淋繪彩釉來追求下意識的放縱讓自由的情感傾瀉,
即興隨藝發揮過程中記錄著生命明覺的當下。



【萩燒茶碗】

 萩燒土胎的特色是燒成後柔軟土質與低導熱性,
能燒製讓土不滲水是一項工藝技術,
萩燒除了特有的枇杷色與柔和的奶油色之外,尚有御本手或梅花皮等特徵。



▲【萩  寬池茶碗】



萩草木灰茶碗

燒製萩燒釉的奶油色,使用稻草灰入釉,原本被視為釉藥缺點的小氣孔,將其當作天然發色的特徵,
因粒子的動態活性大,呼吸吐氣產生小孔。例如梅花皮亦是逆向操作釉藥收縮與釉藥龜裂等不完美之處所產生。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茶人常在這般不完美與不均衡中發現了,所謂的質樸美感與寂靜清閑感,
進而孕育了工藝與文化的成長。能製作與茶相襯或手感好的茶碗是目前努力的方向,
期待茶湯滲透進陶器後能有良好熟成感。配製萩燒的陶土,因土質較鬆散無法燒得堅硬,但容器保溫性強,
茶氣不易四處飛散。如用堅硬的陶器盛茶,茶湯較快變冷,茶味也有不同表現。好茶用合適的陶器並正確的使用
,可讓您品嚐到茶湯真正的美好。



▲  【明覺  茶陶】



【藍松 志野】

以前學油畫在買顏料時特別喜愛的色彩是Turquoise土耳其藍,那真的是很美麗的色彩,常在大海,藍天,
湖水中發現,不免納悶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顏色呢?製釉研磨此色粉時,無不深深地震撼內心,
隨著研磨棒滑過的礦粉紋路,隨之進入深藏在心中的靈光。


▲ Turquoise志野 寬池手造



【柴燒  鈞釉】

這窯燒鈞的脈絡,源於唐代鈞瓷亦為「鈞汝鼻祖」的魯山段店鈞釉,
其揮灑的掛釉技術和窯火神工燒製讓釉彩變化極緻。


▲ 柴燒唐鈞草木灰茶碗



【雪岩  志野】

抹茶碗形,岩礦黑土掛以志野釉,厚釉露胎,黑礦土和釉相形成對比,呈現志野的另種風貌,
沉靜溫潤的釉色,表現生命的寂靜,或許這正是人生一路走來的風景。 


▲ 雪岩志野茶碗



【唐鈞  茶盞】

黑藍釉上佈滿了紫紅的豔彩,像一幅抽象畫~這就是窯變猜不透的色彩!
茶盞胎土為岩礦土紫骨鐵足,形制古樸典雅,碗內也能享受釉彩流動兔毫之美~


▲ 柴燒唐鈞茶盞


【 銅 紅   茶  碗】

富貴且吉祥的銅紅釉呈色潤澤敦厚、穩重壯麗,以草木灰入釉更顯樸實、沈穩又不失熱情。
"銅”是一種活性能量敏感的元素,燒製極為不易,除了必須掌控好燒窯溫度,還必須掌控好窯裡的還原氣氛。


▲ 草木灰銅紅茶碗



【鈞釉  茶碗】

鈞釉的窯變奇觀,總是令我驚喜,厚釉流動,釉相變化的彩紋發揮的淋漓盡致,
碗底土釉的界線紅彩釉裙更是此碗可貴之處。


▲ 鈞釉茶碗



【柴燒 志野】

柴燒蜜蠟志野,微開片,無觸痕,為上乘。蜜蠟色系  志野茶碗,以多種原礦土配置茶碗專用土,
其土質輕,土粒鬆,導熱慢,需經柴火慢燒108小時,柴窯內氧化還原燃燒反覆多次氛圍,
讓志野釉色內化入茶碗原礦土中交熔,伴隨火痕,蜜蠟色層疊,橘蜜蠟色,珠彩光澤。


▲  柴燒志野



全才型陶藝作家|李寬池

老師們的老師,被陶藝教學耽誤的全才型陶藝創作者。
教導出來的陶藝作家不計其數,不管是柴燒 釉燒 釉藥 燒窯 拉坏 修坯 創新 都是一等一的實力

作者/作品:https://reurl.cc/E2p1Lg


▲ 李寬池老師


阿川 茶葉  茶器:https://www.wabisabikaw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