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悅陶藝工房 |鄭佳發

釉藥和燒窯是陶瓷最高深的學問,
「我燒壞的陶瓷破片要以噸來計算,」
鄭佳發說那些毀棄的陶瓷都轉換成他的經驗,他從不覺得可惜。
為了燒窯,五十公斤的瓦斯也就這樣隨時點著,
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必須付出的成本。
這信手拈來的美感是鄭佳發累積十多年的功力才換得。
不貪心的鄭佳發說他不強求未來的事業,
但對於目前所擁有的一切,卻有著雨過天青的喜悅。

釉燒|鄭佳發

No product in this category